關於部落格
  • 6786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7

    追蹤人氣

[El Shaddai] 插圖都畫了題目還是沒想到!

*******************


  天上的王是梅塔多隆,地下的王是撒旦。他們的力量在天地之間抗衡已久,如兩股僵持不下的氣壓。
 
  為了維持天地間的平衡,他們偶爾會在沒有任何部下知道的情況下見面。
 
 
 
  「唷,好幾年不見了,梅塔多隆。最近怎麼樣?我買了有名的店鋪賣的布丁喔。妳別客氣,全都拿去吃吧。」
  
  一見到梅塔多隆,撒旦就親熱地搖起手中的塑膠袋。梅塔多隆淡漠地開口:
 
  「……你到現在還是沒有改變心意嗎?」
 
  撒旦一臉無聊,「又是這個話題,妳就不能有點新梗嗎?」
 
  「我已經等你回心轉意等了幾千年了。」
 
  「我的答案還是一樣,不可能就是不可能。除非妳把我徹底消滅,重新塑造一個我,否則我是絕對回不了天界的。」
 
  他向她張開雙臂,
 
  「既然妳這麼希望我回去,那現在就動手啊。把『撒旦』這個存在,跟過去所有的恩恩怨怨一同銷毀,連一粒分子都別留下。這樣的話,妳所愛的那個無瑕無知的天使就能回到妳身邊了,可喜可賀可喜可賀。」
 
  他揪住神的手腕,壓在自己的胸膛上。
 
  「快啊,對妳來說是那麼簡單的一件事,連動動手指都不必。現在我就在這裡,把我像失敗作品一樣銷毀,像妳毀滅巴比倫人那樣──」
 
  捉住神那隻手捏得老緊,「放手,路西法。」梅塔多隆輕聲說道。
 
  「我知道,我們彼此都捨不得動手。因為都認識那麼久了。妳也非常清楚,」
 
  撒旦──路西法忽然猛地貼近梅塔多隆的臉,直直望進她眼底。
 
  「我等妳回心轉意做我的女人,也等了幾千年了。
 
  只要胸口還燃燒著對妳的慾火,我就絕對回不了那裡。我可沒辦法在妳身邊只是唱歌看書曬太陽。
 
  妳看。光是見面,就能讓我變成這樣。」
 
  他的下體堅硬到褲子遮掩不住的地步。他抓住神的另外一隻手,臉壓了上去。一時之間這個純白的空間只聽得見潮濕的舌頭互相交纏的聲音,兩人濃重的呼吸聲,以及褪去衣裳的聲音。
 
  「這次邀約妳還是來了呢。我很高興喔,梅塔多隆,妳對我還是有感情的。」
 
  他一邊說,一邊將手指伸進下方那個已經沒有用處的女性器官之中。梅塔多隆吸了一口涼氣,在她張口的同時又遭受了另外一波侵攻。
 
 
 
  在這世上,還將她當成「女性」看待,會用人類的方式向她求愛的,也只有路西法一個。
 
 
 
  他細心地吻遍她每一吋肌膚,從手指到腳踝。他抓住她背後羽翼的根部,那是力量發散處,也是實體與能量交合的接點,曾經是天使的路西法深知那裡的肌膚有多脆弱敏感,稍微刺激一下,果然她環住他雙肩的力道加大,在他耳邊不住流露出斷斷續續的喘息。
 
  在確定她充分分泌出潤滑以後,他將自己期待多時的雀躍塞進她體內。
 
 
 
  有愛就是不一樣。地獄之王想著。
 
 
 
  原本這個密會,就是路西法為了和梅塔多隆見面而提議舉辦的。
 
  路西法當年愛上了還是人類的梅塔多隆,這份執著令他的羽翼染上了褪不去的焦黑,他的眼因為嫉妒而變紅,胸口因得不到她的焦慮而焚燒。他墮天了,墮落至黑暗生物聚集的地獄底層,在那裡曾經是大天使的他擊敗了所有的對手,成了地獄之王。而她留在天界,繼續著那為神代言的清高的職務。
 
   他知道,她也愛著他。可是那是神對子民之愛,是新生的天使對前輩的景仰之愛,是當年一同旅行的同伴之間的友誼之愛。那跟他那種獨佔的、專一的、激烈的感情是不同的。
 
  所以她能忍受每次單獨跟他見面時,他都要用這樣的方式發洩痛苦。像母親擁抱哭泣的孩子,讓他安心地傾訴情緒那樣。
 
 
 
  梅塔多隆坐起身,想拾起扔在一旁的衣服,躺著的路西法從背後抱住了她的腰。
 
  「梅塔──」每個字都顫抖得像是心剝落的聲音。他好像想說什麼,途中卻放棄了。
 
  她的手覆上了他的,就在他以為自己的手要被撥掉之際,他發現她只是握著。
 
 
 
  她對他確實是有感情的。他是她的父親,她的兄弟,她的孩子。映照著她的完全相反的鏡子。當年他選擇了順從欲望離開,而她選擇了放棄私慾留下。比起兩人一起殉情,順便拉全人類一同陪葬,她選擇了讓所有人包括路西法都能活下去的辦法。
 
  前任的神預言得沒錯,她改變了這個世界。因為她心底深處一直存在著一個被天界視為邪惡的人,所以這個世界變成一個不潔的,藏汙納垢的,充滿了愛與痛苦的七彩珠寶盒。那是她無意識之間留給黑暗的生存空間,人類生活的空間變得更加混亂無秩序,也比以前更加生氣勃勃。在極大的痛苦中才能顯現出潛藏在人類靈魂內的高貴,經歷過黑夜才能感受到朝陽的耀眼。神平等地愛著一切美麗的與醜惡的,就像太陽不會吝惜於照耀在任何人身上。
  
  於是天平兩端的事物終於能在同一個天空底下共存。
 
 
 
  「……也許維持現狀也沒什麼不好。」
 
  梅塔多隆說道。手繼續蓋在路西法的上面。
  
  「天界跟地下,兩邊已經好幾萬年沒有發生過死傷慘重甚至波及到人間的大戰役了。只有一些零零星星的小紛爭,而且只要坐下來說說話就能解決。比起舞刀弄槍的動真格,現在這樣實在好太多了……」
  
  「把我當成維繫世界和平的棋子之一嗎?非常天界的思考方式呢。」
 
 
 
  梅塔多隆沒有肯定也沒有否定,默默地伸手撈起掉在一旁的布丁,撕開封膜,將舀起的第一口伸到路西法嘴邊。他譴責地看了她一眼,張嘴咬下。
 
 
 
 
 
 
插圖請點此
 
看到某耽美網站被抄後,我決定很峱地只放P網連結(望天)
  
******後記的分隔線*******

喔耶,我的愛又滿出來了。

這篇故事的基本世界觀就是梅塔多隆與路西法一起統治世界,本來不相容的兩邊的頭頭現在是笨蛋情侶狀態,天地間充滿了愛,世界就和平了~~~的中二設定。

......雖然怎麼看都是路西法被梅塔多隆吃得死死的。可能是因為正義必勝,love and peace的緣故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