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  • 6794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7

    追蹤人氣

[暗闇の果てで君を待つ] 高坂線女主角腦補計畫

    



【暗闇の果てで、貴方を待つ】

 

手心裡有溫熱搔癢的感覺。
  

那隻麻雀不停扭動身子,兩隻小爪子對空搖晃,企圖張開翅膀掙脫。
 

我用左手壓住牠,右手拿起剪刀。
 

喀喳、喀喳,剪刀碰到骨頭剪不下去,我多施了一點力氣。
 

接著是另一邊的翅膀,雙腳,尾巴,菱角般的鳥喙,我鬆手時,那隻麻雀已經變成了一隻橢圓形的肥毛蟲。
 

我蹲著看著那條毛蟲在沙地上翻滾,兩邊的傷口很大,每次翻滾都令傷口沾上了更多泥沙。掙扎了比我想像中更長的時間後,牠終於不動了。

 

我也對牠失去了興趣。


 
  

我有秘密,跟所有人一樣,一兩件不想讓別人知道的小事。
 

只是那件小事似乎不能隨便告訴別人。因為我拿著拔去翅膀的昆蟲給父母看的時候,父母把我狠狠地罵了一頓。請好朋友小克來欣賞我剪開肚子的青蛙,他居然當場大哭。
 

小學老師在課堂上講了尊重生命的事。我才忽然驚覺,原來我覺得有趣的事,大家一點都不覺得有趣。

 

為什麼會這樣?我是不是腦子有問題?

 

一定是有問題的吧。看電視,看新聞,看那些心理學相關的書,原來我這種人是犯罪者的雛形。
  

讓人知道的話會很麻煩的。啊,真的會很麻煩。媽媽告誡我絕對不要再做這種事,所以我再也不讓她發現了。小克說他討厭這種事,所以我再也不讓小克發現了。

 
  畢竟屍體很難處理。有些人喜歡做菜,不喜歡收拾,我就是那樣。
 

除了昆蟲以外的屍體,一來不容易做成標本,二來我家沒地方收藏,三來──
 

過程才是重點。

 

 

*   *   *

 

我與小克在暌違六年後,終於又在金鳳高中見面了。
 

六年前,也就是十歲的時候,我跟小克是鄰居,也是念同一所幼稚園、同一所小學的好朋友,幾乎算是一起長大的。
 

六年間發生了很多事。他也是我也是。
 

小的時候總是很照顧我的小克的姊姊,櫻葉綾子,在我搬家不久以後失蹤了。她那個時候是高中生。警方朝感情方向去調查,可是至今一無所獲。櫻葉家也從此陷入了無盡的地獄。雖然外表看不出來,可是小克為了姊姊的事,一定是很痛苦的。
 

我因為那個興趣的關係,理化生物方面成績一直不錯,轉學考時很輕鬆地就過關了。也因此有機會再與小克念同一所學校。
 

小克已經不記得小時候被我嚇哭的事,不過,就算是現在,我恐怕也能把他嚇哭吧。


 
  

六年間改變的,是我的手藝。
 

不想讓別人知道,所以絕對不碰我家附近的動物。
  不想讓別人知道,所以總是到野外去找材料。
  不想讓別人知道,所以上生物課總是特別認真,還在不知不覺間被冠上了認真學習的頭銜。
 

不想讓人知道,光是動物已經快要無法滿足我。
 

這秘密是不見容於社會的,就跟婚外情一樣。
 

我偶爾會想,其實說不定這麼做的人很多很多,只是大家都跟我一樣選擇沈默罷了。


 
  

偶爾會在心中閃過血河的影像,坐在教室裡的時候,坐電車的時候,走在路上的時候。次數隨著年齡增長越來越頻繁。
 

跟朋友愉快地談天說笑的自己。想把原子筆插進對方眼睛裡的自己。
 

注視父母笑容的自己。想將他們的頭顱鑿開的自己。
 

逗弄嬰兒的自己。想將他拋下陽台的自己。
 

意識站在遠方,觀賞著表演出來的形象。「我」被看得見的與看不見的兩邊緩緩地撕裂了。
 

這樣也滿有趣的。其實。

 

 

 

*  *  * 

 

 
..............嗯,腦補成這樣了。(沈默)
 
個人認為高坂路線的深雪(官方女主角名)不是變態的話,就只是個莫名其妙的花癡了!
 
我無法接受櫻葉弟弟死於花癡之手啊!!Q口Q
 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